2020-09-19

法西斯从未远去 (Edited)

我所见过相当多的中国人,他们转发着各种九一八,各种铭记过去侵华战争的历史的东西,但他们根本不渴求和平与民主。

这些人只是拿着当年侵华战争的历史,叫嚣着日本杀了我们多少无辜,但甚至大多数时候对军国主义闭口不提。这些人骨子里根本就不认可自由与民主,他们依然是权力的崇拜者,甚至其中很多人在看到日本的侵华罪行的时候,脑子里想的不是民主自由,而是要让他们血债血还,甚至是“为什么我们不能去屠杀日本人”。

在我的印象中,南京大屠杀纪念碑上刻着一行字:“要记住历史,不要记住仇恨。”,但在当下社会下,对大多数人来说这不过是一句耳旁风。他们看着丑化日本兵的抗日喜剧,在网络上党同伐异,仿佛对于他们来说,侵华战争不再是一场人道主义灾难,而侵华战争中死去的那些无辜和发生的一切苦难,反倒是成了我们弱小的证明,成了我们要“成为强者”,然后加入这场荒诞的军备竞赛的正当理由。而他们全然忘记了,希特勒正是在这种“弱者要成为强者”的名义下通过操纵投票当上了臭名昭著的独裁者。 这种与法西斯主义无异的思想,在各种媒体和现实生活中都极其恬噪,它们占据着舆论的主导地位。它们看似是在缅怀历史,悼念英烈,但实则是在挑起对立,制造民族仇恨并在人群中传播法西斯的圣经。

很多中国人看似是反对侵华战争的,但他们仍然根深蒂固的认为国家利益高于一切,那么他们并不反对法西斯主义,他们只是觉得“为什么被欺负的人是我们呢?”

这些人大概是不会懂得法西斯的意义所在的。在他们的眼里,国家和民族的概念之下并不是一个个真实的人,而是一台由一个个冷冰冰的螺丝钉和齿轮组合成的庞大的钢铁巨人。这些螺丝钉没有自己的形状,它们没有自我,他们的一切都为了这个机器的意志服务,最后就算是这个机器被拆散,他们依然会把它的旗帜立在自己的庭院里和书桌上,然后渴望着从它的过去中获得一点点认同感。

法西斯主义的核心,便是塑造一个虚构的身份,将这种身份扩展成一个排外的共同体,将外部一切说成被内部劣等,从而名正言顺的对外入侵和殖民。生活在法西斯价值观里的人,他们是无法理解劳动者的饥饿和痛苦的,但他们也根本就不会尝试理解。那些被他们杀死的人,和死去的他们的战士,以及那些他们所见的受苦受难的人,他们会自然而然地将其视为弱者而唾弃他们,他们不再具有同情别人的能力,他们成为了钢铁巨人上的一颗螺丝,为了宏大叙事中的理想而奋斗,但他们自己什么都不是了。

中国曾经是个被入侵过的国家,但入侵的历史并没有让中国人学会反对法西斯主义和军国主义,反倒是中国人从入侵者那里继承了他们的道德。现在来看,伟大复兴的口号似乎并不仅仅属于中华民族。把崛起的对象替换成个随便的别的民族,比如日耳曼或大和民族,似乎崛起的含义并没有什么变化。从日本来的侵华日军早已远去,但反倒是我们把它们的种子播种在了血染的大地上,看着他们在我们之间生根发芽。中国人不再是一个单纯的地理上的将人划分开的限定词汇,而成了一种和其他法西斯主义者一样,排斥于其他人类,用民族的认同取代它的每一个独立个体的自我的意识形态。

Permalink to this page